蔡宗齊(美國):開辟中國文化走向世界新路徑_國際漢學研究——漢學,漢學家,漢學研究,sinology,china studies
首頁>>學者訪談

蔡宗齊(美國):開辟中國文化走向世界新路徑

來源:《中華讀書報》 作者:cctss 時間:2022-10-18 14:41


天下學問一家:

開辟中國文化走向世界新路徑

 

 

 

 

蔡宗齊

蔡宗齊(Zong-qiCai),美國伊利諾伊州立大學香檳校區東亞語言文化系及比較文學系教授,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講座教授,美國漢學界著名華裔學者。編、著有英文書籍七種,部分專著已翻譯為中文。研究領域涉及中國古典詩歌、古代文論、比較詩學、比較文學、比較哲學及佛教。2014年與北京大學袁行霈教授合作創辦英文雜志《中國文學與文化》(JCLC;杜克大學出版社刊行),同年復辦《嶺南學報》并擔任主編。

 

此熱彼冷

國內研究漢學家成果

的學者遠多于歐美漢學家本身

讀書報:蔡教授,您好,感謝您接受我的采訪。您是美國漢學界的知名學者,今天的訪談我首先特別想請教您對一個問題的看法:那就是中國文學與世界文學之間的關系問題。在今天這個全球化時代,歌德提出的“世界文學”已經成為國際學界的前沿課題,受到越來越廣泛的關注。在世界文學的語境下,我想知道您站在東西兩極文學之維的中間客觀地評價:中國文學在世界文學中究竟處于怎樣的地位?造成這一現狀的主要原因有哪些?

蔡宗齊:謝謝你的提問!首先,世界文學這個概念表達了不同民族之間互相理解、欣賞、包容,推進人類整個文明進程的愿望。世界文學的提法緣起于歐洲,與西方的語言文化、價值體系和傳統緊密相聯。今天的中國文學在歐美文學傳統之外的文學里面,比較受重視,但仍然只是區域文學而已。這種現象背后的原因很復雜,其中很根本的一點是:一種文學在世界文學中的地位跟滋養這種文學的民族文化在世界文化中的地位,這兩者是同步的。中國從前國力、經濟都比較弱小,當時相對強大的歐美自然對中國文學文化傳統不會重視。然而,從上世紀80年代起,中國國力增強,這種現象有了一個根本的轉變。今天的美國學界對中國文學與文化的關注與80年代初我剛到美國時相比,從語境來看已產生了巨大的變化。我認為,中國文學也好,中國文化也好,在世界文化中的地位,只會不斷上升。學術界、文化界的討論中,其實沒必要太介意這個地位問題。

讀書報:最近幾年,中國文化“走出去”是文化教育界的熱門話題。中國文化“走出去”肩負著對外傳播中國優秀文化,讓世界了解中國的重任。但是美好的愿望常常沒有收到想要的成果。您覺得中國文化“走出去”怎樣才能成功?

蔡宗齊:在我看來,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有四點。要把中國文化介紹到另一種文化傳統,首先,你要懂得使用他國人民所熟悉的語言和方法來講述中國故事;其次,你要能夠運用他國文化里重要的信息平臺和出版渠道;第三,你要選擇愿意為中國文化傳播出大力的合作伙伴;最后,你要建立一個深度文化交流的平臺。我相信,人類都有一種開放的態度,會有一種平常心來接受他國的傳統。

讀書報:漢學界在中國文化“走出去”的過程里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蔡宗齊:漢學是外國人研究中國人文科學的學術和文化傳統的一門學科。傳統漢學主要指以文獻研究和古典研究為中心,集中于對中國傳統人文領域的研究。到了上個世紀中期,隨著二戰結束,美國漢學獨樹一幟,研究內容、方法與理念都發生了重大變化,擴展到社會科學、經濟、政治、商業等方面。因此有了一個新詞:ChineseStudy,即“中國學”。“漢學”與“中國學”,無論是研究內容、方法,還是理論基礎、范式,常常是互通、互指、互為表達。漢學家大部分集中在歐美大學的東亞研究系,每年為社會培養一定數量的畢業生。他們的學術研究成果受到整個西方世界,無論是政府層面,還是學術層面的信賴。西方如果要了解中國國情和文化,他們所依賴的信息數據基本來源于漢學家提供的資料。另外,無論是從事中國文學與文化研究的大學教授,或是其他社會各界中國問題的專家,都是先在大學東亞系接受漢語和中國文化的基本訓練,然后走向研究中國各種領域的道路。因此,漢學界的學術思想和成果會對中國與西方之間的國家關系、社會、文化和文學等各個層面的交往產生極為重要影響。

讀書報:我們常說,漢學界的研究成果對中國而言是“他山之石”,可以從另一個視角幫助我們更看清自己。反之亦然,漢學界的成果對西方世界而言,也幫助他們了解中國,汲取中國文化的精華,得出他們自己的結論。那怎樣才能調動漢學家的積極性來讓西方更好地了解中國文化呢?

蔡宗齊:這不能勉強。只能讓漢學家自己來推動漢學領域各個學科的發展,來進行更深層次的中西文學與文化交流。只有研究漢學的學者愿意跟中國學者深入交流,把中國學者的成就做為自己研究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來共同研究關注的課題,才能真正持久有效地把中國的故事介紹給世界。

讀書報:漢學的研究對象是中國文學與文化,而我們熟悉的另一門顯學“國學”與“漢學”有同樣的研究對象,您能介紹一下二者的異同嗎?

蔡宗齊:“國學”是國人自己對中國學術傳統與文化精髓的研究。而“漢學“主要是指西方學者對中國文化與學術的傳統的研究。二者有著相同的研究對象,但研究的語境和方法有很大的區別。漢學不是國學,它的生存土壤是西方的學術話語與價值體系,帶有明顯的西方特定時期的歷史、文化的痕跡。它是本質上更從屬于西學的一種學術形態。但漢學與國學同時又息息相關,兩者是各自的鏡像。

讀書報:是的,人類歷史的傳統多種多樣,今天的世界正在走向從單極向多極化發展的過程,中國與西方在各方面都存在很多認知差異,是源于兩種基本上為異質的文明。講到這里我想請教您對“漢學主義“的看法。從薩義德的東方主義開始,中國學術界將后殖民理論用于歐美漢學研究,有學者認為西方漢學是一種意識形態,而不是客觀知識。您怎樣看待這種對漢學的批評聲音呢?

蔡宗齊:當下國內出現批評漢學界的聲音,可能有兩個原因。首先是當前中西學術交流中出現的不平衡現象。近年國內掀起了“國外漢學研究”熱,出版了大量的學術論文、專著介紹歐美漢學的研究成果,許多主要的大學都創辦了漢學研究的中心及專門刊物。歐美學界從事傳統漢學研究的學者人數頂多千把人,而國內研究漢學家成果的學者數量遠勝于歐美漢學家本身。然而,國外漢學界卻沒有投桃報李,很少真心熱情地關注和介紹“國學”研究的成果,盡管國學研究者的數目是以數十萬乃至百萬為計的。此熱彼冷,這種巨大的反差自然會引起不少學者的非議詬病。

另一個原因是漢學本身的歷史包袱。漢學在不同歷史時期受當時主流思潮和意識形態影響,會以居高臨下的傲慢態度流露出對中國文化傳統的偏見。傲慢也好、偏見也好,今天的學者如果單從學術上來提出、分析這些問題,也無可非議。但如果貼上什么主義這種政治或者意識形態的標簽,進行過分苛刻的批評和鞭撻,這對加強中西文化的了解、溝通與交流沒有什么好處。寬容、尊重、理解,應該是不同文化之間進行交流的基本態度。如果對方有偏見,交流的狀態不理想,我們可以做更多的實際工作來改變這種狀態,減少不必要的攻擊與抱怨,這才是更實際、更有建設性的做法。

 

《中國文學與文化》雜志(JCLC)

美國杜克大學出版社刊行

讀書報:在2014年,您與北京大學袁行霈教授共同創辦了英文期刊《中國文學與文化》。這是美國漢學界中國文學研究領域里非常重要的事。創辦這本期刊是不是您剛才說的那種旨在促進中外學術交流的實際的、有建設性的工作呢?

蔡宗齊:對。做這件實際的工作既是要推動中外文化交流,也是力圖幫助改變漢學古典文學界生態之舉。我上世紀八十年代讀博士的時候,古典文學是美國漢學研究的一個中心,而如今已滑到邊緣的邊緣。怎樣才能有效解決這個問題呢?辦雜志,開拓發表研究成果的園地,無疑可以幫助吸引更多的年輕學者進入古典文學和文化研究的領域。坦白說,現在年輕學者大都熱心于對現當代文學文化的研究,而古典文學發展急需新生力量。

同時,創辦這個雜志也是要為推動中外學術深度交流作出擔當。與漢學界現有的所有學術期刊不同,《中國文學與文化》是真正做到了全面的國際化。共同創辦者是北京大學和伊利諾伊大學;編輯委員會成員一半來自北美,一半來自大中華地區;而發表的園地也是中外學者共享的,第一至六期共刊發48篇文章,其中20篇是由大陸港臺學者撰寫、美國年輕學者翻譯改寫而成。用這樣新的形式辦學術雜志,對于漢學和國學都是雙贏的。一方面,漢學通過歡迎大陸港臺學者的參與,發現許多新的研究課題和熱點,為自身的發展找到了源頭活水。另一方面,來自大中華地區的學術成果用符合西方學術的規范來寫成英文,達到漢學界出版的嚴格標準,在頂尖的出版社的雜志上發表,從而真正進入西方世界的學術流通系統。

努力做這些有益于漢學、國學自身發展、可以真正雙贏的實際工作,從中加深雙方的相互理解,建立合作伙伴的友情,比起糾纏于歷史,一味批評指責漢學,張貼政治標簽,難道不更有意義嗎?

讀書報:這樣一本旨在弘揚中西文化交流的學術期刊,有什么基本的辦刊思路?

蔡宗齊:很簡單,那就是“天下學問一家”。這是袁先生與我在創刊號上寫下的,也是我們最初的學術理想。所謂“天下學問一家”,就是天下學問,無論東西南北,無論漢學國學,不同傳統的學問能夠深度交流,互相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不分。今天的世界本來就在走向全球化的過程,學問今后的發展必定如此。我們所能做到的就是盡力整合海內外各方資源,給歐美漢學研究注入新的活力,開辟中國文學與文化西傳的新路徑,讓世界真正理解、欣賞和接受中國文學和文化。

讀書報:期刊辦到現在,取得了哪些初步成果?

蔡宗齊:雜志現在共出版了三卷六期。第一、二期合編出版,第六期已經送交杜克出版社。這六期所載文章大多數是漢學界和國學界的重量級學者,從發行效果來看,比我的設想更好。更重要的是,在辦雜志的過程中,一些年輕的美國學者有機會與國內學者共同合作,一方面把國內的作品翻譯成英文,讓東亞學者的研究課題可以進入西方。同時,翻譯合寫也是學術成果,通過這種方式可以美國年輕的學者有機會發表文章,幫助他們以后拿到終身教職,為漢學界培養后備力量。同時,這樣的交流可以使國內外學者成為學術研究的伙伴,建立友誼,就可以打破中國傳統國學與漢學的明顯分界,成為有共同學術追求的伙伴。創造這種局面無論是對現在的學術研究,還是將來的漢學格局,都將產生積極的影響。

這種合作特別體現在我們的專輯編輯出版方面。我們到現在一共發行了三個專輯,一本是袁先生和商偉編輯的《中國文學和視學文化》,第二本是我編輯的《中國詩歌聲音與意義》,第三本是有關古典文學理論與現代文學關系的專輯,由王德威教授編輯。專輯從不同角度來探討一個共同的話題,于國學方面,增加了漢學視角,對漢學方面,也得到國學界的反鐀,這樣得到的研究成果對雙方都是一種超越。給予時日,整個學術界的生態會從長遠產生變化。我對此很有信心。漢學界對國學界的需要不少于國學對漢學的需要。你想,這么少的人數是無法涉及中國文學研究的方方面面的,有了國內學者的參與,漢學界的發展會更有朝氣,不斷涌現出新的觀點,新的聲音,新的視角。

讀書報:您在2014年還主持復刊了《嶺南學報》,與《中國文學與文化》結為姐妹雜志?!稁X南學報》過去曾經刊載過陳寅恪、吳宓、王力等著名學者的文章,是民國時期學人發聲的重要論壇。請問怎樣理解兩本刊物互為“姐妹雜志”的提法?

蔡宗齊:我很感謝嶺南大學給我提供幫助,創造條件,讓我主持復刊《嶺南學報》。這個雜志在歷史上對國學研究起過重要作用,至今依然是學界共同的記憶。我對嶺南很有感情。也許是命運的安排,我在學術上的尋夢追夢,總與嶺南有關。我出生在嶺南大學的舊址,也就是今天的中山大學的康樂園,在那里度過自己的童年、少年和部分青年時光。我1984年離開廣州,到海外求學,一去就是32年?,F在,中國各方面都強大了,學術環境也和以前大不相同,我又回到嶺南,希望能夠為中國文學與文化的推廣盡綿薄之力。這是我個人的人生經歷,從起點出發,歷經世事,最終回到起點。

我在嶺南有了新的夢想,嶺南位于中外文化交匯之處,給我足夠的平臺,能夠請國內國外學者進行交流,把我的眼界從英文學界擴展到中文學界,這對于我學術理想和人生追求有著極大的影響,也是極好的安排。嶺南給我一筆不少的資金來復辦《嶺南學報》?!稁X南學報》創刊于1929年,1952年因嶺南大學的解散而閉刊。復辦《嶺南學報》,不敢奢望重現昔日的輝煌,但力圖促進中西學術深度交流,開天下學問一家的風氣?!稁X南學報》會發表《中國文學與文化》部分論文的中文版,同時也為《中國文學與文化》推薦優秀中文學術論文。這樣,優秀的稿件在中文世界和英語世界都能產生影響。和《中國文學與文化》一樣,《嶺南學報》同樣也六輯完成出版。第一期的作者都是學術界的領軍人物,以后每期都有重量級的學者賜稿,所有稿件要經過匿名審評,以確保學報的質量。隨著學報逐漸取得同行的認可,已有不少學者愿意把質量較高的稿件投給我們。

讀書報:除了《中國文學與文化》和《嶺南學報》兩本雜志,您近期還有其他學術興趣點嗎?

蔡宗齊:雖然我手里有兩本專著在寫,但過去幾年我的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在組織學術活動來推動學科發展。要真正改變西方漢學界中國古典文學研究的不利現狀,光是自己一個人閉門寫書寫文章是不夠的,一定要把同領域各個學者的力量都聚合起來,集中做一些項目,才會更有成效。我正在與袁行霈教授合作,為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編寫《如何讀中國文學》系列叢書,其中包括《如何讀中國詩歌》《如何讀中國小說》《如何讀中國戲曲》《如何讀中國散文》《如何讀中國文學批評》四部文學導讀集,以及四部配套的語言教本。我編纂的《如何閱讀中國詩歌》已在幾年前出版,很受歡迎。這套系列叢書是以這本選集為樣本設計的。

讀書報:“萬物一體”“天下一家”,這是王陽明的大理想。“天下學問一家”這句話本身包含著無數中國學者的向往。在中西文學交流的話語中,學者一方面要有深切的關懷意識,同時又要理性地認識到種種現實受制因素。在另一篇訪談中,您也提到理想一詞。我很感動您對學術的理想與激情,感動于您心存理想,而后埋頭做實事,促進中西文學與文化交流的人生態度。

蔡宗齊:是的,我喜歡談夢想,或者理想。理想主義是事業和人生的基礎,一切從夢想開始,沒有夢想,人怎么能夠超越平俗的現實,實現自己的愿望呢。我常常對我女兒講,一個人要有理想,但接下來,就需要為理想大量投入,甚至做出一定的犧牲,才能慢慢讓理想變成現實。不然就是空想。我相信,促進中外學術深度交流,開天下學問一家的新風,也是所有中國學者的夢。有了追夢的激情、勇氣和執著,那么我們就有可能有希望共同努力,讓夢成真。我與袁先生合作,學到許多東西,其中對我影響最大的是他對學術事業永無止境的追求。有他老人家的榜樣在前,我自己絕對不敢叫苦,只能憑著“小車不倒只管推”的精神,為實現天下學問一家之夢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特約記者 何敏

電子科技大學外國語學院副教授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蔡宗齊(美國):開辟中國文化走向世

    天下學問一家: 開辟中國文化走向世界新路徑 蔡宗齊 蔡宗齊(Zong-qiCai),美國伊利諾

精品国产AV 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国内精品人妻无码久久久影院_97人妻天天爽夜夜爽二区_吃奶呻吟打开双腿做受视频